幻塔武器突破材料地图

幻塔武器突破材料地图

幻塔武器突破材料地图

“怎么样?”路仁步履匆匆的赶了过来,看到躺在床上的漫兮和旁边睡着的陆别,小声问着阿娟。

“季青过来看过,没问题,这会儿睡着了。”

“哦,那我在这边看着她,你去忙吧!”路仁朝阿娟摆了摆手,就着急这去看漫兮。

“老爷,分家的都过来人了,刚才大家刚好在院子里看着鸦叔抱着小姐出来,这会儿恐怕又在那边议论纷纷。”阿娟绞尽脑汁的思索着措辞。

“都来了?他们爱怎么议论就怎么议论吧!这群老顽固清闲日子过得舒坦了,心里另有算盘吧!”

路仁有些不以为意。形势只有宗家最清楚,这几天太平,家族隐匿在这边,日子舒服了,意志也就薄弱了。这几十年来,大家没有一起经历那种生死存亡,艰难与共的事情,自然凝聚力涣散,信任不再。

“老爷,这小姐还怎么小,以后要仰仗大家的地方还有很多。”阿娟看了看沉睡的漫兮。

“你考虑得周到。我去听听他们想干嘛?陆离回来没有?”

“回来了。他也去偏厅那边了。”阿娟跟到门口。

路仁突然转头看了看漫兮,满眼都是怜爱。孙女好不容易回来了,却连说句体己话的时间也没有。

最后路仁的目光落在了睡着摇椅上的陆别身上。

“给小别找毛毯盖一下,这样睡着会感冒的。”

“嗯,我知道的。”阿娟手里拿着的毛毯本来就是要去给陆别盖上的,可是路仁匆忙赶了过来,她去接待他了。

她知道老爷因为小姐孤苦的原因,一直对陪伴在她身边的陆别格外的看中,陆别也是一个出众的孩子。

路仁走后,阿娟轻轻地帮陆别盖上毛毯。

“谢谢娟姨!”陆别闭着眼睛说道。

“你这孩子醒着家主过来也不吭声。”阿娟有些埋怨。

“吭声了家主又让我跟着。”

“你就应该跟着,现在你就应该帮小姐多多学习,这样以后才能帮得上忙!”

“我跟过去了,那些老顽固一定又想尽办法说我不够资格之类的。另外我才回来一年家族的事情还是我哥比较清楚,他在那边就行了。我何必又过去讨没趣呢?”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应该慢慢学习啊!”

“扯皮吵架这种事太没有效率了,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干些正经事。”

陆别做事讲究效率,他相信科学。如果有那个时间进行扯皮吵架,还不如多做事,拿出结果和数据说服人。

“你说的也有道理,难怪你在国外这么些年,拿到了双学位硕士,老爷派给给小姐的特长课你也一样也没有落下,都已优异的成绩通过考试。”阿娟赞许有加的说着,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笑容,就像夸自己儿子一样,尽是得意之色。

“呵呵,那也是老师出色。”陆别有些不好意思。

“老师自然不必说,都是家族最优秀的人才。可是大家都是一样的老师,学废了的弟子也大有人在。”

“季青不就很优秀吗?这次要跟少主开启新世界人员名单里面也有他啊!”

“哦,他除了学习也没有别的事情,再学不好不就能说得过去吗!”阿娟虽然死鸭子嘴硬,可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你儿子可是融汇中西的名医,在国际上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人吧!怎么到你嘴里怎么就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废材呢!”陆别对阿娟的评价不可置信,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凡尔赛?

“他那点能耐也只能在外面显摆显摆,在家族这种卧虎藏龙的地方不值一提。再说了还不知道新的世界会是一个怎么样的设定呢!也许一身本事的人根本就一无是处。”

“你说得有道理。我刚到史莱姆的世界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蚂蚁一样。随便一个人就能把我给捏死。”

“那倒是,那边是魔物的世界……”

两人小声的聊起史莱姆的世界。

……

“静小姐?你又到我的梦中来了?”一个圆嘟嘟,蓝色水球一般的“生物”说道。

姑且叫他生物吧!因为现实世界实在不知道怎样将他分类。

“呵呵,利姆鲁大人,我不是静小姐,我是漫兮。”漫兮看到了偶像笑眯眯的。逆光跪坐在正在蒲团上打盹的史莱姆跟前。

“我看到黑色的长发,以为是静小姐,这仔细一看还真不是。”史莱姆迷了眯眼。

“呵呵。”

“漫兮?漫兮又是谁?”

“我是路仁的孙女。”

“哦,今天朱菜一回来就向我禀报了。你回去跟爷爷说我已经接受了她的歉意。”

“朱菜,朱菜公主今天也在吗?”漫兮像是错失了一个亿一般有些失落。

不对一个亿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根本就不会一起什么失落感。

“滋滋……”

漫兮正在梦中跟史莱姆聊得高兴的时候,有一阵撕裂的声音,然后她像是被什么力量给吸了回来一般,一下子惊醒了。

“咿呀~”漫兮睁开眼看到陆别凑近得如大饼一般的脸,发出尖锐的叫声。尖锐的声音像一把利剑一样刺破了路隐村幽深的静谧。

陆别正要吐槽,只见一道影子如闪电一般来到了漫兮床前。

“你想吓死人啊!凑得那么近?”漫兮迅速的爬起来,战略性的退到了床角。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闪电停了下来,鸦叔的脸由模糊变为清晰。

“你做梦的时候咯咯的笑得那么渗人,我好像过来看你发生了什么事,却……”陆别着急的解释着。

他有点尴尬,刚才漫兮突然醒过来,差点就亲上了,这是他脸红得就像猴子的屁股,心里好像有一头小鹿一般在乱撞。

“你看就看,离得那么近干嘛?想吓死人啊!”

“你现在知道这样吓人了!你这样子捉弄我的次数还少吗?”

陆别有苦说不出,现在虽然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心里觉得畅快,可是漫兮毕竟是他主子他也不敢表现得太高兴,加上刚才尴尬的一幕,他心情复杂的小声嘀咕着。

上一篇:王者荣耀中尧天英雄是什么
下一篇:明日方舟炽热溶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