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世界手游兵魄

剑侠世界手游兵魄

剑侠世界手游兵魄

这次的记忆距离时间应该很近,因为那时的顾芸生看起来和现在的差别不大,大概就在父亲生前失踪的前一段时间内,顾芸生对这个场景有些印象。

天气很热,太阳的光线不算太强,但直接照射到皮肤上还是能让人感觉到一阵阵的躁动。顾芸生和父亲正坐在一条小河边低头捣鼓着什么。

这是父亲第一次带自己来钓鱼,顾芸生勾起的记忆瞬间想了起来。

实际上顾芸生打心底里并不喜欢来这条河边的回忆,患有抑郁情绪的他从来不会对这种任何野外活动感兴趣,其中当然也包括钓鱼。要不是父亲非要拉着自己出门,自己应该压根永远也不会来到这个地方。

“芸生,你看!”这段记忆里的父亲早已没有了当年火车车厢那段回忆里那样的意气风发了,原本头上浓密五黑的潮流卷发也已经变得有些稀疏,头顶的部分甚为严重,都能透过头发看到隐约的头皮了。而身上那身在废车处理厂的破旧工作服仍然老旧到有些褪色,让整个人显得沧桑不堪:“鱼钩上的蚯蚓应该只穿一半,剩下的尾部要故意露出来,让它蠕动起来引诱鱼来吃它。”父亲认真的摆弄着鱼钩上的蚯蚓给顾芸生看着想给儿子当做示范。

顾芸生自己也拿起一条蚯蚓开始穿针引线。他还清楚记得当时自己的心理活动:其实他的心里那时是非常抗拒这样的,一方面是自己非常不喜欢钓鱼,而被强迫造成的心底暴躁压抑感,另一方面,他也觉得蚯蚓非常恶心,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和软体动物有肢体接触了。

顾芸生强压着心中的不快,老老实实地低头穿着蚯蚓。他的心里十分清楚:其实父亲也并不怎么擅长钓鱼,这些给自己做示范的钓鱼知识都是父亲不久之前刚了解来现学现卖的,他的目的实际上很单纯,就是想给觉得抑郁的儿子找点乐子,让他开心一下。

自从顾芸生对父母说过觉得心情抑郁以来,父母亲都是想着法子想让他重新获得快乐,可以说是能用的办法他们都试过了,而这次的钓鱼又是父亲最新的尝试。

“光有蚯蚓还不行,钓鱼前还要把水里的鱼想办法先聚拢,这就要先打鱼窝了……像这样把窝料揉成团,然后抛下去!”父亲依旧一本正经的做的不熟练的示范动作,将手中揉成面团一样包含着五颜六色颗粒的窝料抛洒进入水面之中。

顾芸生打心底里感谢父亲的良苦用心,感谢他为了治疗自己的郁闷如此绞尽脑汁,正因为这样顾芸生才强忍着心中对钓鱼的厌恶,装出认真听讲的样子。虽然父亲的方式并没有让顾芸生感到任何愉悦,但他想要照顾父亲开导自己的情绪,害怕父亲看到自己如果表现出了对钓鱼的全无兴致,一定会导致情绪失落万分;所以顾芸生哪怕让自己受点难过,也要顾全父亲的心情,即便是他的心中早已经是焦躁到凌乱不堪。

记忆中的顾芸生废了很久的时间终于穿好了钩子上的蚯蚓,笑着将其展示给父亲评价,父亲看到后点头给予了赞许:“对,就是这个样子,下面我来教你怎么抛竿甩线!”

“来,站到我旁边来。”父亲指导引领着顾芸生的站位:“好好看看我是怎么把线甩出去的!”

父亲举起手中的鱼竿,生疏的在空中画了一个不怎么完整的圆弧,接着整个手臂一用力将竿头的鱼线借助离心力抛了出去,鱼钩跟随者鱼线落在水面上,泛起小小的几圈涟漪。

“看到没?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接下来就是看浮标的动静了。”顾芸生的父亲此刻脸上满满的自豪,手中鱼竿的滚轮不停地转动往外放着长线。

鱼钩下沉了很久,也没见浮标浮出水面来,鱼线仍旧在不停“吱吱”作响,看样子还没有沉到河底!

“怎么没有还没浮上来?”顾芸生感觉到疑惑,这小河未免也有点太深了吧?他回头看了一眼父亲想确认一下这个情况是否正常。而父亲的脸上也没有了笑容,面无表情夹杂着一些忧虑,目光仍然盯着水面不动,任凭手中的滚轮咔咔作响,鱼线“吱吱”的被拉紧。

顾芸生感觉过去好一段时间了,浮标还是没有浮出水面,而父亲手中的鱼线却被拉紧到发出咻咻的破音,这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下面拖拽着鱼钩!而此时天色也霎时阴沉下来,乌云密布般感觉像是暴风雨的前奏。

顾芸生突感不妥,询问道:“老爸?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上钩了?”

“是的,是该醒过来了……”顾芸生听到父亲低声呢喃了这么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什么?”顾芸生转过头去,想确认一下父亲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一看可把顾芸生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原来岸边握着鱼竿的父亲已然变成了那个自己在噩梦中见过的递给他铃铛、那个浑身仿佛被挤压到粉碎的诡异父亲!空洞的双眼如两道深渊般的视线正直勾勾的死盯着自己!

哇槽!顾芸生惊恐得大叫!吓得他没注意到自己的脚下打滑,他立刻一个趔趄掉进了小河冰冷刺骨的污水之中!

啊!顾芸生又一次猛然大叫着从地上坐了起来,把正在一旁坐着正要查看他状况的胡威吓了一大跳!

“哇!吓老子一跳!你TM又怎么了?”胡威又被惊吓到飚出脏话来:“能别再这么咋咋呼呼的了嘛?”

“唉?你没死啊?”顾芸生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因为最近经常看到这些幻觉,自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但对于再次见到胡威这件事,他倒是不由得有些喜出望外:“你不是被~”

“啥玩意啊?盼着老子死是怎滴?”胡威倒是没有任何重逢或者死里逃生的喜悦感觉。

我记得我们不是被吸进去了嘛?顾芸生开始整理思绪,向四周环顾道:难道就是这里了?

顾芸生看到了草地上的那个许多捆小木棍相互堆积架支在一起所组成了中空的金字塔型的篝火,此刻依旧正在熊熊燃烧着,只是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有了威哥同自己在一起。

难道自己又到梦里回来了?顾芸生心中暗暗思考到:首先能肯定的这里绝对不是梦了,因为没有人能做两次一模一样的梦,而且还能带别人进来。那就可能是那个奇怪铃铛的问题,看样子它的作用就是能把摇响他的人以及周边同伴都带入这个空间,这个问题清楚了接下来要想的是要怎么出去了。顾芸生望着篝火仔细分析,整理着他能推断的所有线索,想要找出逃出这里的办法。

“老弟,在想啥呢?”胡威看着顾芸生望着篝火堆发呆了好一会儿,便问道:“是在想着怎么出去吗?”

“你这不废话吗,难不成你要在这安家?”顾芸生对胡威这样无端打断他的思路感到有些恼火,便随嘴怼了一句。

“那要不过去问问那边那两个洋鬼子吧?”

洋鬼子?顾芸生听到胡威这句话心头猛然一激灵,疑惑地转头盯着胡威看到:“啊?什么洋鬼子?”

“喏,那边。”威哥努了努嘴瞥向顾芸生的后面,示意他要往身后看去。

顾芸生顾不得先站起身了,他就坐在地上直接侧起身把头转过到身后的方向去寻找起来。他倒要看看威哥说的洋鬼子到底是真的指活人,还是说指的其他什么非人类的东西。

他看到了。在篝火火光照亮的边缘处,有一棵倒下来的枯树树干,有两个人正坐在原木树干的上面,因为光线阴暗,再加上自从顾芸生醒来后着两个人就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所以顾芸生一直都没有察觉到那两人的存在,直到胡威提醒了他他才发现到。

顾芸生目不转睛的盯着木凳上的两人,一边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枯草与泥土灰尘。而身在暗处的两“洋鬼子”似乎也在观察着顾芸生这边的一举一动。

“他们是什么人?你和他们说过话了吗?”顾芸生依旧盯着那两人问道,在彻底了解到那两个人是敌是友之前,顾芸生是不会让他们离开自己视线范围的。

“不知道啊,老弟,我的外语一塌糊涂你又不是知不知道的。”一向胆大的胡威此时倒显得有些退缩了:“所以我还没跟他们讲过话。”

顾芸生看着胡威这胆怯的样子,心中暗骂道:妈的,搞得像我英语学得多好似的~平时尽装大哥,结果这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我!他一边横下心来一边拽着不情愿的胡威就往另外两人的方向迈步靠了过去。

“Hello,Nice to meet you!”顾芸生想了半天就想出这么一句小学基础英语的打招呼标准句子,一边露出职业假笑友好地挥着手向那两个人打着招呼。

其中一个身材瘦弱,身着白色短袖衬衫还系着条形花纹领带、戴着黑框眼镜、看上去有些文弱的褐色短发男人说了句“Hi”点了点头,脸上也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算是回应了顾芸生的友好招呼。

随着距离的拉近,顾芸生这才借助火光大致看清了那两人的模样。

除了刚刚回应自己的文弱“IT”男,旁边的另一位可就显得壮实多了:他身穿的深色绒面夹克没能遮盖住他浑身充实的强壮感,粗壮肌肉汇合组成的结实臂膀,上面还分布有一些顾芸生看不懂的奇怪图案刺青;标准的美国大兵锅盖头,配上唏嘘零星的胡渣,再加上犀利似剑的眼神,浑身散发出的气息仿佛都是在提醒着别人:别碰我,我可不是好惹的!

这位硬汉在听到顾芸生的打招呼后,头都没抬一下,只是往面前的地上吐出一口吐沫来表示出自己对顾芸生他们的不屑。

“你TM的……”胡威看到那人用这种态度回应自己和顾芸生,气不打一处来,心里的彪劲一下子翻涌而上,撸起袖子就想要和那人干上一架!而那名硬汉也立刻一副懒洋洋无所谓的样子站了起来,示意着他接受胡威的挑战!

“哎哎!别别威哥!冷静!”顾芸生赶紧抱住气愤的胡威,他明白胡威为什么生气的原因。只不过在目前情况下互相斗得两败俱伤是最蠢得行为,而且现在胡威是被怒气冲昏了头脑,要按照顾芸生的估计来看,就算真打起来自己和威哥一起上也未必是这个男人的对手,所以他要制止住威哥此刻不理智的行为:“easy!easy!”

那个戴眼镜的IT男看到局势瞬间变得如此紧张,也赶紧站起来挡在胡威和硬汉的中间劝起架来:“Hey!Hey!Everybody calm down, okay?”说完向那名硬汉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那名硬汉满脸极不情愿地又重新坐回到了树干之上低着头沉思起什么来。

“Sorry body, My friend just doesn't talk too much, Please forgive us.”眼镜男见平息了事态,赶紧向顾芸生他们示好自我介绍道:” I'm Dwight Pfeiffer,”他指了指自己胸口衬衫上印有的名牌,又指了指身后那名壮汉:“And this is David King. We are all come from The America. What about you?”

这一长串的话让顾芸生的脑袋直发转,稀里糊涂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转过头去想向威哥求助。不过在看到威哥眼睛发直的表情后顾芸生觉得此时的他似乎比自己更迷糊,根本不能指望上他。

凭借着自己早年的英语基础,顾芸生还是听出一些眉目了,至少他听懂了那个人自我介绍的部分,还有他从哪来的!那么接下来就是自己考虑怎么回答对方的话了。

“I…I am Yun sheng Gu,and this is my friend We Hu.”顾芸生很惊讶:自己逼不得已的尝试居然还能让自己还能蒙出这么多的词汇语句来,不免瞬间心里有些激动:“I am…we are come from chi…Chinese!”

“Chinese!”名叫德怀特的眼镜男听到这句心中不由得大惊,把目光望向了旁边依旧坐在树干上的硬汉大卫。大卫在听到这个词后也难掩心中的震惊,他抬起头打量了一下顾芸生和胡威他们,似乎觉得他们的出现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上一篇:地下城堡3淘金之旅怎么过
下一篇:DNF:玩家秀出罕见天空,称全服不超三人拥有,旭旭宝宝第一次见